归舟放鹤

亚洲一级爬墙选手
脾气极差 雷点极多 戾气极重 不好相处

越忙脑洞越多

访谈体的大乔小乔 be

边牧设定的大乔小乔  he

澄弈

霁弈

鸭梨扒衣

我真疯求了


暹罗




我还是没忍住对坤儿哥下手了




1.




宁澄觉得自己撞鬼了。




前天晚上好好睡在床上的主子凭空消失,只剩下绑在床柱上的空绳套与它相对无言,宁澄挠头觉得八成是自家主子又不知梦游去了何处。





然后,床铺上的一团被衾动了动。




宁澄掀开一瞧,受到了十万点伤害。




感情主子背着自己养猫。




宁澄心中警铃大作,不妙,不妙啊。






2.



宁澄宁清宁濯仨人摸着下巴围在床前,床中坐着一只闻所未闻的猫,四爪与脸俱黑,一双湛蓝的眸子微微眯起。



三人后颈一凉,不禁各自心里打鼓,这猫的眼神也太像自家主子。




宁大侍卫站在床前,神秘猫坐在床上盯着他看,一人一猫对视良久,宁澄福至心灵道:“我怎么瞧着这小狸奴跟主子如此相像?”




脑洞过大的宁大侍卫瞬间脑补了一场玄幻话本,连带着看他家主子的神情都变得狰狞了起来,仿佛在看一个夺了他主子舍的猫妖,宁大侍卫嗷呜一声扑上去,吓得那猫炸起浑身的毛,吓得宁清宁濯下意识地伸手薅宁澄。




3.



辛院首半夜被从大花夫人的温柔乡里拽出来,眼睛还没睁开便被楚王府的两大强盗硬塞上了马车,颠簸中再次睡眼朦胧又被提溜着几乎脚不沾地地进了楚王府。



宁大侍卫被乱七八糟地绑着扔在一旁,楚王平日的卧榻上趴了只酣睡的猫。辛院首从它那身道骨仙风的长袍里抖搂出两只手,一手指着猫一手指着宁澄,“这这这…何为其然也?”



宁清宁濯七手八脚地把宁澄解开,三个人七嘴八舌地把前因后果讲了一遍,辛院首指着这猫直抖手:“你们说这可能是你们主子?”



三人颇不整齐地点头摇头。



辛院首无语凝噎,抬手胡噜了一把睡得正香的猫,宁澄来不及制止,疑似楚王的脾气暴躁猫便眯着眼在辛院首衣袖上留下了长长的划痕,秃噜丝儿的那种,辛院首内心复杂半夜来了趟楚王府变成了字面意义上的断袖。



4.



于是四个人脑袋凑到一起开始字面意义上的招猫逗狗,宁澄托着下巴小心翼翼地想跟猫咪拉爪爪,那猫没骨头似得一直往回缩,把爪爪严严实实地塞在肚皮下面。



宁澄委屈,那猫颇为楚王地瞥了一眼,宁澄老实了,“您看,这小狸奴分明和主子一模一样。保不齐这就是主子被妖怪附了身。”



辛院首抄着手,高深莫测道:“子不语怪力乱神。”



有些人表面高深实则按捺不住蠢蠢欲动意图撸猫的手。




5.



那猫在楚王的织机间上蹿下跳,时而用爪子鼓捣线团,时而在楚王许诺给兰香院姑娘们的半成品上打滚儿,宁澄等三人叫苦不迭,谁不知蜀锦是楚王的命根,难不成还能指望着日后楚王自己想起来是自己造的孽?



宁澄头都大了。



这时辛院首风风火火拽着大花夫人闯了进来,指着那猫对大花夫人道:“夫人呐我还能诓骗你不成,千真万确是这猫抓的。”



大花夫人两眼放光,今晨发现辛院首衣冠不整一身毛,大花夫人终于打算去会会辛院首口中疑似楚王的猫到底是何方神圣。



大花夫人扒拉开辛院首,那猫似乎知道利害,老老实实地蹲在织机上甚至冲着大花夫人软绵绵地叫了一声。



大花捧心状彻底沦陷,早将辛院首扔在一旁,抱着猫去花园扑蝴蝶。



“夫人?夫人哎!”辛院首目瞪口呆,大花衣角轻飘飘地拂过,那猫在大花夫人怀里乖巧极了,如果没有故意用尾巴尖扫过辛院首的胳膊挑衅的话。



辛子砚冲着宁澄干瞪眼:“这就是你主子,挑衅撒娇都一模一样。”



宁澄没反应,捂着胸口快要过去似的:“主子这也……太可爱了。”




6.



纸是包不住火的。



楚王殿下连续缺勤三天早朝,楚王府称楚王身体抱恙概不见客,皇帝传宁澄宁清宁濯入宫,宁大侍卫天南地北地扯,宁清宁濯捧哏,仨人来了场天方夜谭群口相声。



皇帝龙眼一瞪一拍桌子,被宁弈宠得无法无天三大侍卫突然反应过来这是御前,扑通扑通扑通跪了一地。




当天皇帝微服私访楚王府,正撞见大花一脸慈爱地在吸他的六儿子(疑似)。




皇帝一时不知如何开口,用胳膊肘一拱赵给使,赵给使就捡了个烫手山芋,清清嗓子:“辛夫人?陛下来了。”



大花赶忙见礼,那猫却一摇尾巴,窜上了房,留给天盛帝一个毛茸茸的背影,孤单极了。



赵给使暗叹一声可怜见儿的。




7.



没成想天盛帝负手在房檐下溜溜站了一个时辰,已是夕阳西下。



赵给使辛院首等人心里叫苦不迭,房上那位祖宗好容易伸了个懒腰尾巴尖儿打了个圈,头也没回地窜下房。



赵给使抬眼去看已有些老态龙钟的皇帝,皇帝垂着眼只摆摆手,叹了口气道:“罢了。回吧。”



一生杀伐问鼎中原的帝王,背着夕阳的余晖,身型竟突然有些佝偻,鬓边华发又添了金辉。



猫从正堂里探出半个身子,冲着门庭发呆。






8.



宁弈还是个人的时候就十分的胆大妄为,别的皇子不敢说的他张口就来,别的皇子不敢做的他顺手就干,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宁弈是个理智而清醒的赌徒。



他攥紧了手里的筹码,去赌人心险恶,让从不冒险步步为营的辛院首操碎了心,生怕一不留神这位祖宗把天捅出来个窟窿,如今这变成了猫又更加肆无忌惮有恃无恐,辛院首愁得一把一把地掉头发。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猫往袖子里一揣入了宫。



那猫自是一百万个不从,辛院首老神在在指着它鼻子:“别以为我没看见那天陛下走之后你冲着院子盯了半天。”



猫偃旗息鼓,老老实实缩在辛院首袖子里被夹带进了宫。




枫昀轩烛火摇曳灯火通明,天盛帝心道朕倒是要看看大半夜的我辛子砚又搞什么鬼。



没成想辛子砚还没来得及行礼,他六儿子便从辛子砚袖子里蹦到了台阶上,安安稳稳往那儿一趴,比楚王府的卧榻还舒坦。




9.



楚王宁弈风风火火进宫觐见,提溜着衣摆大步流星跨进枫昀轩,行云流水般跪地抬臂行礼,一抬眼正对上他父皇坐在台阶上手边趴着只猫。



“臣宁弈,参见陛下。”再一看,这猫眼熟得很,“敢问陛下,这猫从何而来?”




天盛帝不愧是天盛帝,见了宁弈不过一怔,便又心安理得地抬手胡噜了把猫,“朕倒要先问问楚王,从何而来啊?”




“说来惭愧,那日辛大夫赠与臣一坛好酒名曰‘千日醉’,臣一时贪杯再醒时已过了数日。”



皇帝撸猫的手一顿。没忍住心里骂了句娘。




10.



楚王怀里趴了只“楚王”,撑着头斜靠在案几上,挑着眼梢扫过宁澄宁清宁濯三人,目光所及之处如同刀光剑影,三人纷纷避让,望天的望天,看地的看地,就是不看他们主子。



宁澄被看得心里发毛,心里犯怵面上腆着脸往楚王身边凑,一声主子叫的九曲十八弯:“这事儿也不能怪小的们啊。”



宁弈一挑眉,“哦?”手指顺着怀里猫的耳朵一路滑到尾尖儿,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宁澄得寸进尺,眉飞色舞,“您想啊,一大早儿的您不见了床上多了只奇奇怪怪的小狸奴,小的们到处找也没找到也不敢大肆宣扬,又没人见过这什么“暹罗”,再者这小狸奴又如此像您……”



宁弈不紧不慢地撸猫,歪着头听宁澄瞎白货,时不时地颇为赞许地跟着点头,宁澄说着说着扑通往地上一跪道:“主子,宁澄错了,请主子责罚。”



宁弈慢悠悠地点点头,了然道:“宁清宁濯,把宁大侍卫拖下去罚它伺候本王这暹罗三天,少一根毛都绝不轻饶。”



宁清宁濯乐得有人背锅,应声就架着大喊冤枉的宁澄领命下去了。



宁弈举起暹罗与它对视,蹭了蹭鼻子:“你呀,怎么又黑了不少,是不是天气又冷了,赶明儿叫宁澄把炭火烧得再旺些。”



暹罗喵了一声,用爪子摁住楚王尊贵的一张嘴。







注:



我又瞎掰了,泰国就700多年历史,就当再次架空吧



暹罗猫天气越冷黑毛面积越大。


“苦心经营,奠基甜蜜”

楚王真好看啊

梦到了坤儿


前半截是着急忙慌地赶高铁去太原,后来在太原一家传染病医院外看到了正在做慈善的坤儿,我跟着他一起为死者哀悼为生者祈祷,活动结束后,我叫他我说:“坤儿哥,我听说你在太原,就逃课过来了”怕他说我又前言不搭后语地补充:“今天没什么主课都是一些讲座,不耽误学习的”


坤儿一下高大了很多,勾着我的左肩带我过马路,我的头顶在他的左肩上,骨头硌着骨头,随着走路有些疼,我怯生生悄悄地拍了照片,又觉得不好,问他:“坤儿哥,可以拍照吗?”


坤儿就笑,捏了捏我肩膀说:“傻孩子”


后来我俩溜达到公园,他有一句没一句地哼着那些老歌,我像他儿子一样十指扣着拉着他的手。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像刀,像剑,也像戟。”

2018年的10月14日

张先生在男人四十一枝花的路上又走过了不温不火的两年,正如著名剪刀手王家卫导演所说:“千金难买一声响,是刀的真意,张震是把好刀,咱们先藏着。”

张先生藏了一年一年又一年,是鞘中刀,刀鞘朴实无华,刀锋锐不可当,即使尘封多年出鞘仍有鹤唳九天的醒世之音。但是这把鞘中刀从不发出嗡嗡作响的不平之音,从不急于挣脱束缚住它的刀鞘,它把尘埃和黑暗一点点吞噬融合,用它们当作磨去铁锈的历练,每次出鞘才令人惊叹尘封多年却仍旧光彩逼人。

“拍《赤壁》他熟读三国,拍《建党伟业》他把民国史熟烂于心,拍《深海寻人》,他考取了PADI深海资格证,拍《吴清源》棋艺能压制专业三段,《一代宗师》还没上映,他已经拿了八极拳比赛全国第一,演《刺客聂隐娘》学会了近身剑术,上春晚学会了古琴。”

因而在某综艺节目弹幕中看到“张震应该来参加”,我恨不得扬起鼻孔从中发出一声打心眼儿里哼出来的不屑,张先生不需要以一个综艺节目来证明自己演员的身份,四月张先生担任第71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委,成为继张国荣、姜文和梁朝伟之后,又一担任三大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委的华人男演员,这便足以。

“你是众人身外,化白云任去来,推开孤城万里,吹渡春风几千载。”

天么天的正事儿不干
老关注自个儿一张脸
当单眼皮惊现三眼皮

三千人军训野迪土嗨现场

旅游就是寻找素材啊
九华山里的太白酒家
安排一下

莽原


更早之前的扯淡   还是心情写照人生刻画吧


2016.7.3


他辞了故友一路北上,一人一剑便是一江湖。


他辞了钱塘的春潮,别了扬州的烟柳。


扬州城外十里长亭边作别了一场烟花,客居扬州的友人谢长安邀他在城外茶棚饮了两碗苦荞茶,最简陋的茅草棚子,孤零零立在古道边,招牌上茶字的墨色快要褪尽,连茶具也不甚齐全,唯有一壶两杯而已。


他牵着一匹本该毛色纯白的马从南边走过来,绕过扬州城,绕过城外不远的茶铺酒家,绕过环绕着黛山的村庄,绕过红尘的喧嚣,从碧水青山的繁华中来,到归墟虞渊的虚无中去。


谢长安斟了茶坐在草棚里看着他一路走来,又仿佛看到了他的归路,那是一片莽原,空无一物的莽原,没有山没有水没有人,一片虚无的孤寂。而他正要跋山涉水去寻一场余欢。


他甚怪,脸上挂着七分真三分半真半假的笑与所谓好友推杯换盏,转过身去便收敛了眉眼换上一副自视清高的刻薄样,他什么都不在乎又好像在乎很多,不在乎自己的一切,得失利益权利甚至生命,而他在乎的却又是他唾弃的爱情友情和少的几乎要碎成渣的亲情。


他的母亲是一名医师,医术一般,从小生病母亲便对他说没什么可怕的,大不过一条命罢了。医者总是有一双看透生死的眼,生死看破其他便都成了闲事,而他虽小却牢牢记住了这话——没什么可怕的,大不过一条命罢了。


父母关系不好,父亲虽无二房却也对母亲不上心,而对他却是十分上心但脾气不好,父子间关系时好时坏,失血过多的人不是因为流的最后一滴血而死,中年父母间的矛盾几乎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双方又碍着颜面凑合着过,将近二十年的光阴,他面上如天光破云的第一抹光一般灿烂,而心里早就一片死寂寸草不生。


谢长安是他唯一的一个从始而终的朋友,而谢长安也不懂他,他从不需要理解。他够义气,朋友却很少长久,每段人生都有不同的人留下印记,可当最后回首遥望之时,来路阳光普照鸟语花香,却是一个人也没有,而望向归路,什么都没有。


他走近了,谢长安依旧坐在那四条腿不一样齐的长板凳上,自从有了城北的官道这古道越发萧条,店家也没指望着古道边的茶棚能有多少油水随便安排了个苦命的店小二守着摊,总之是不要白不要。


店小二恹恹的趴在靠里面的桌子上,望着桌面出神,最初听着马蹄声渐近还有几分激动和热情,可是这份热情也随着日复一日马蹄声的远去渐渐被扬尘掩埋,一遍遍跺进泥土,可是总还是有一分期许在风过古道的时候随着尘土飞沙卷起复而落下,周而复始最后什么都没了,生命失去了热情,活着就只是活着而已。


他想要的很多,仔细想想却又都能放下,一路拾荒一路遗弃,最终还是两袖清风,与谢长安认识的第五个年头,谢长安途经钱塘,在西湖中湖心亭与他对饮三日,大醉方归,饮毕谢长安烂醉如泥趴在白玉栏杆上指着他的鼻子,又摇了摇手指:“犹记当年,对月独吟北风行,万丈红尘无人应。而如今,冰心不为热血融。”


他一手搀着谢长安,还认真想了想,兀自笑了,的确如此,从最初对他人的羡慕嫉妒,到后来的冷眼旁观,再到如今的万念俱灰,万事万物都能放下。他被人放下,也能放下所有人。如此说来,无人应也算不得什么。


茶香氤氲里谢长安以茶代酒为他践行,他没说去处归期,谢长安也没问,何处天下,何为天下,苍生如蝼蚁,人则如蜉蝣,朝生暮死百年不过一瞬,甚至不及沧海桑田的万分之一。


君子之交淡如水,而谢长安和他之间的这杯水沉淀了岁月的沙尘,变成了一杯浓茶,浸透在两个人的骨缝中,谢长安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而他早就悠悠的牵着那匹白马离了草棚,谢长安突然觉得这跟以往不一样,不是在湖心亭风月中驾舟而去,不是在武夷山乘风而归,也不是在钱塘江踏浪而走,是真的永别了。



人言落日即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




荒诞一梦

因为很早之前的一场梦扯的淡  心情写照吧

2017.6.30——7.15

山雨方歇,一片空濛好景色,仍是山中那逍遥闲人附庸风雅建的回廊,蜿蜒曲折,他从未走到过尽头,也不知那回廊尽头是什么样的另一方天地。

或许是那人的山中别院,想来定是一番江南意趣,有依水的湖光,有傍山的山色,金乌便从湖这边升起,又由那边沉入,他们夫妇二人静坐于湖心亭中,吟诗作画,拨弦舞剑,如此一天便也过完了。

回廊的中部,种着一颗古松,将那一截回廊遮蔽在树荫中,他便等在这里,有清风阵阵,有鸟鸣猿啼,唯独不见那人。

他好像也不着急,一身绀青色的广袖长衫,立于松树之下,面向长廊那头,墨绿的衣衫并着藕荷色的曲裾近了,他没说话只是直了直身子,那人挽着如花似玉的美娇娘径直走到他面前,二人一时无言,那姑娘颇为厌恶的剜了他一眼,扯了扯那人的衣袖,那人便也撇开目光安慰似的拍了拍姑娘的肩头,再转眼已换上了一副高高在上的怜悯带着八分不屑。

那人挽着姑娘欲走,在错身刹那拔了他腰间的长剑,眼都没眨地反手刺入他心脏,他到最后也没说一句话,那么些年来一腔剖心挖肺的真心话,如同澎湃山洪被死死地捂在七尺之躯内,任它如何歇斯底里仍找不到半个宣泄的口子,如今只能顺着心口剑尖一滴一滴往外流,像是半夜的更漏,借着这点微不足道的小口子,于青天白日下捧出从那颗不敢有过半分肖想的真心。

可惜从此之前无人成全,从此之后便再无人叹一句可悲。